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博愛雜志感悟人生正文
飯鋪里的煙火氣
打印本頁 2016-07-01 來源:

文∕羊白


一次,我去某大學辦事。出來后有點冷,便進了一家牛肉面鋪。剛坐下吃了幾口,長桌又坐了兩人。目測兩人是父子,兒子是學生,父親是農民,估計父親是來學校看兒子的。

那位父親一直在催促兒子快吃牛肉,兒子有點害羞,不吭聲。我用余光看見父親的筷子和兒子的筷子不斷在兩個碗之間“走來走去”,“運輸”著牛肉。

我歪過頭,只瞄了一眼,就明白了。原來,父親是個盲人。他的眼睛不是瞇成一條線,而是睜開的。他抖抖索索把碗里的牛肉找出來,夾給兒子。兒子不反抗,又偷偷夾回父親的碗里,知道反正他看不見。這樣一來,父親便產生了錯覺,以為碗里的牛肉很多,源源不斷。于是就情不自禁地說出了一句:“兒子,你以后就在這吃,牛肉這么多,真是實惠呀!”

每一個聽見這話的人都覺得奇怪,都轉頭看這對父子,然后轉頭齊刷刷地看向老板。

老板當然也聽見了。他揉面的手停頓了一下,似乎很得意,得意后又很慚愧,有點不好意思。他尷尬地笑笑,突然扔掉手里的面,做出一個決定。他豪邁地把牛肉鍋端到桌子上,操起長勺慷慨地說:“來來來,再為同學加點牛肉,這么冷的天,多吃點牛肉暖和。”

還有一次,在小區門口的一家面皮鋪,遇到一個說一口川音、穿一身白綢太極服的老頭。老頭六十多歲,光頭,白白胖胖的,性格開朗,吃飯還有說不完的話。似乎他是主人,和所有客人都說得上話。

老頭退休了,時間多的是。他吃面皮不急不慌,沒人搭話,他就自言自語,像在說單口相聲,大家都靜靜地聽著。

老頭說了一會“單口相聲”,沒人應和,覺得不過癮,忽然揚起筷子,敲一下碗沿朗聲道:“諸位朋友,我考你們一題:天下最貴的石頭是什么?”

終于有人接茬了。有人說是藍寶石,有人說是雞血石,還有人說是田黃石。老頭端起菜豆腐碗,美滋滋長吸了一口,筷子在碗沿上又一敲,一錘定音地說:“齊白石”。

眾人笑了,覺得這個老頭很有意思。被人一夸,老頭更來勁了,又出一題:“那么,天下最臭的石頭是什么?”

這次,眾人知道是腦筋急轉彎。有人想說茅廁石,但不敢出口,怕貽笑大方。一個個靜靜地吸溜面皮,腦筋左轉右轉,就是沒有確定的答案。

最后,角落里的一個年輕人發話了:“蔣介石。”被答了出來,老頭更來了精神,上了難度,手掌在油嘴上一抹,站起來說:“諸位聽好了,接上面的題,蔣介石有幾個兒子?”

人們哄笑,不就倆嗎?一個蔣經國,一個蔣緯國。但又不敢肯定,怕他有詐。老頭看透了大家的心思,也不賣關子,一本正經地說:“你們說的那兩個,在臺灣;在大陸,還有倆兒呢!”

人們吃驚,面面相覷,不知老頭賣的什么藥。老頭環視四周,看已經靜到了極致,猛地又在碗沿上一敲,莞爾笑道:“蔣(講)關系,蔣(講)排場。”說完,拍屁股走人。

有人急了,想和老頭討論討論。老頭回頭,川味十足地甩下一句:“老子打拳去了。”揮揮手,揚長而去。

許多年過去了,我時常會想起飯鋪里這兩個場景。第一個像默片,第二個則是喜劇。它們都發生在普通的飯鋪,與酒店的奢華宴會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。這,更讓我理解了什么是“風味小吃”。 飯鋪里的“風”,是民風,是世風。飯鋪通常逼仄、擁擠,操作間就在近旁,煙霧繚繞,還有幾分油臟。然而它的可愛之處,不正是這市井俗世的煙火氣嗎?

責任編輯:謝云鳳



   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