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博愛雜志家教檔案正文
該讓孩子學點啥
打印本頁 2016-07-01 來源:


文/廖靜


不能輸在起跑線


妞妞上學后的第一個寒假到了,范靜盤算:該讓孩子學點啥?當然是去培訓班,讓孩子盡可能多學點東西,不能讓她輸在起跑線上。周圍的家長都在為此事忙活,好強的范靜也不能落于人后,雖然她的手頭并不寬裕。

這段時間,培訓班貼電線桿的、拉橫幅的、路上塞宣傳單的廣告滿天飛,繪畫、樂器、游泳、奧數……教什么的都有,有賣方市場,買方更有市場。

范靜問妞妞想學什么。妞妞眨眨眼睛:“學打拳,學武功,我要當武林豪俠,嘿嘿哈。”學武術的學習班不少,屬跆拳道最火。但范靜害怕本就調皮的女兒會學成個女漢子,表示強烈反對。

在各種培訓廣告中挑了一天,妞妞有了新主意:學京劇。原因是她非常喜歡京劇旦角的裝飾:“太漂亮了,像仙女一樣,我就學京劇。”

學京劇好,那是國粹,央視戲曲頻道前段時間還有少兒戲劇大賽呢,妞妞要學好了,也能去露個臉。雖說沒發現她有音樂細胞,但挖掘挖掘也許是個可造之材。

范靜扒開桌上的一堆小廣告,挑出一張報價2000元兩個月的戲劇培訓班廣告,價格很便宜,離家也近,接送方便。

第二天,范靜便帶著妞妞找了過去。七倒八拐繞進一個充滿漚水味的背巷子。

破舊的老屋、陳舊的設備,除了墻上一面大鏡子,范靜沒看出和普通出租屋有什么不同。老師是個五十來歲的老漢,穿著拖鞋、不修邊幅,范靜直皺眉:這哪里像教國粹的,莫不是騙子?

同來的幾個家長也同樣疑惑。老師看出他們的疑問,來了段京劇唱段,還真是有模有樣。再看墻上的各種榮譽和老師的上妝照片,范靜信了,也只能這樣了。

“先交錢,2000元,右邊排隊。”一個胖大嬸吆喝著,交錢是重點。

妞妞正式開始學習京劇了。熱情很高,回到家也咿咿呀呀的,把沙發巾甩得滿天飛。范靜很高興,丈夫老周卻陰陽怪氣:“純粹孩子玩的把戲,幾天的熱情,長大了難道去唱戲?白花錢。”

老周出身農村,自小精打細算,花一分錢都算計。范靜也不大手大腳,但在孩子教育問題上,她舍得。

真讓老周說對了,妞妞學戲就是幾天的熱乎勁兒。不到一個星期,她就沒了興趣,積極性大打折扣。她說:“老師光讓我們看唱戲的電視,好難看。要不就是壓腿,好累,沒勁。”

范靜抽空去看妞妞上課,確實是在“混”,老師根本不用心教。她思前想后:2000元雖然不多,但也是錢啊,這樣不是荒廢了孩子嗎?

之前培訓班說過,學習不到一星期可以退錢。可等范靜要求退錢時,卻因沒有書面合同糾纏了半天。扔出去的錢哪兒那么好收回來的?直鬧到要去消協,對方才同意退她一半。

1000塊打了水漂,范靜氣得直吐血,還不敢把這事告訴老周,怕討罵,騙他說歸還了全款。范靜總結:不能圖便宜,一定要去正規學習班,簽訂書面協議。


是否有價值的投資


再讓孩子學些什么呢?反正不能讓她閑在家里。同事的兒子只比妞妞大3歲,人家拉丁舞過了三級,經常參加各種表演,要學就學成他那樣。再說,女孩子學拉丁舞很好,很有淑女范兒。

經同事介紹,范靜將女兒送去學拉丁舞。那里很正規,但費用也高,一分錢一分貨嘛。

范靜咬了咬牙,背著老周問姐姐借了錢。錢總算解決了,可那里離家遠,要轉兩次地鐵。范靜不放心七歲的孩子自己去,不論刮風下雨地接送,每天天不亮就要起來折騰。老周主動承擔了做晚飯的工作:“何苦呢?孩子學這些,長大了未必有用,累了大人也累孩子。”

范靜反駁:“雖說長大了不見得干這行,但能培養氣質,總比她瘋玩兒好。”做為母親,范靜總想把最好的給孩子,哪怕自己少吃少喝欠著債。周圍幾乎所有人的孩子假期都進了各種培訓班,她的孩子自然不能落后。

舞蹈培訓班雖然收費高,但果然有效率。妞妞很快掌握了拉丁舞的幾個基本動作,回來表演,范靜看著很有成就感。

老師評價妞妞是個學舞蹈的苗子。范靜暗下決心:就算砸鍋賣鐵,也要培養女兒成材。

可是,范靜風雨無阻地接送孩子學舞,卻耽誤了自己的工作。因為經常遲到早退,領導批評了她好幾回。

這時,那位給她介紹舞蹈班的同事告訴她:兒子不學舞了。

為什么?同事說:“兒子說人家笑話他跳舞一扭一扭的像假丫頭,唉,我這兩年可為他學舞犧牲不少,真不想放棄,但他自己不想學了。”

同事的付出,范靜深有體會。她家是女兒,不怕像假丫頭。她一定要堅持下去,因為老師夸過孩子有舞蹈天賦。同事撇嘴說:“人家老師聰明得很,只要交足錢,哪個孩子都有天賦。”

果然,沒多久問題就來了:妞妞因為學舞蹈起早貪黑,早上被睡眼惺松地拉下床,直嚷嚷睡不夠;加之,新鮮勁過了,就鬧起了脾氣,說不學了。

范靜氣得眼淚汪汪:“你學舞媽媽一直陪著,花錢挨罵還不是為了你?你卻不爭氣。”母女二人都一肚子委屈,居然相對大哭起來。老周不知所措:“要不別學了,長大了難道靠這個去賺錢?”

不行,不能半途而廢,必須學下去。第二天,范靜硬拉著女兒去了舞蹈班。

老師告訴范靜,妞妞要準備過級了,服裝費要500元、過級費要3000元。范靜一聽頭就大了,她工資有限,欠姐姐的錢還不知何時能還呢。

學還是不學?學了是有價值的投資嗎?自己這個工薪家庭是否能承擔得起?

正在范靜猶豫之時,妞妞逃學了。老師找范靜談話,希望她盡好家長的職責。接老師電話時,范靜正扎在一堆文件里,真的好累。

壓不住的費用、扛不起的精力,孩子辛苦,大人也辛苦。范靜放任了妞妞的逃學,前期學費打水漂就打水漂了吧。拉丁舞培訓班還算有信譽,退給她一部分錢。老師深表惋惜,堅持認為妞妞有舞蹈潛力。老周說:“孩子身體健康、心理健康就行了,學那么多都是壓力。現在不是提倡給孩子減負、還孩子快樂童年嗎?”


學習不分形式


妞妞回家閑著了,其他小朋友還在整天忙著各種學習班。看女兒天天玩兒,范靜還是不安心,總是怕耽誤了孩子。

這時,母親的一番話提醒了范靜:“孩子最重要的是學業培訓,起碼以后上大學、找工作有用。”

于是,范靜再次在兒童培訓班市場轉悠起來。為女兒的前途打算,她找到一個英語特長班,因為是半路進班,費用折半,離家也不算遠。

和老周商量這事,他說:“你就瞎折騰吧,看能堅持多久?”

范靜想,雖說英語可能未來會退出高考,但總比舞蹈戲劇有用。可是,妞妞這次一上來就不想學。她半道進班,一知半解趕不上趟,招來小朋友的笑話。本來就有抵觸情緒的她,索性再次玩起了逃學。

老師將妞妞送給范靜,說:“她沒興趣就算了吧,我把學費退給你。她一逃學把其他孩子也帶得不想學了。”

范靜無奈地看著女兒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長大以后怎么辦?”

妞妞負氣地說:“我什么也不想學,就想玩。長大了吃低保、要飯也挺好。”

范靜被妞妞氣樂了。吃低保居然是女兒的理想,街上拉風琴的行乞者唱歌挺好聽的,妞妞是不是也很羨慕?

其實,妞妞的學習還算不錯,人也活潑開朗,心智沒有問題。但范靜還是心懸,擔心她什么也不學,長大后會落后于人。老周說:“你聽過周立波的一段開口秀嗎?他說,你見過李嘉誠和客人談生意時,會開個根號、玩個導數函數嗎?學校里最重要的不是學知識,而是學習氛圍。”

逼女兒進培訓班,范靜出錢出力,最后卻不討好,既然全家反對,她索性不管了。

單位組織愛心活動,幫助敬老院打掃衛生、給老人理發按摩。范靜看到有人帶著孩子去了,不由心動:其實帶著孩子做些善事,不用花錢卻更有意義。

后來又看到有人帶孩子去景區撿垃圾,學習愛護環境,有的孩子幫父母看店賣貨,學習生存技能……范靜決定,有時間帶妞妞去農村的偏遠小學看看,或者讓她幫著爺爺奶奶干干農活,讓她學會尊老愛幼、學會珍惜當下,這種健康心靈的體驗,也許比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培訓更有意義。

責任編輯:陳曉亞


   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