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博愛雜志親情美文正文
媽媽有多少存款
打印本頁 2016-07-01 來源:《博愛》

文/李曉


“娃,你還是把錢存到銀行最保險……”我年屆不惑,媽還這樣時常囑咐我。媽知道我喜歡呼朋喚友、胡吃海喝,總擔心我把工資都花在館子里。

媽還說:“就是皇帝,手頭也得有幾個錢才踏實。”所以她總是把錢送進銀行。

“錢在銀行里,睡覺也香。”媽頭頭是道地說。

小時候在鄉下,我媽去鄉場上賣了糧食和雞鴨,蘸著口水數完錢后,就往銀行跑。錢存進了銀行,把存折放在褲腰帶纏著的褲袋里,走路時,總習慣性地提褲子。

有一次,賣了一只雞兩只鴨,媽去銀行存錢,正值銀行年終決算,關門一天。結果,媽緊捂著口袋,在床上輾轉反側了一夜。第二天,天剛蒙蒙亮,就去了銀行。

媽進城后,去銀行方便多了,有事沒事就到銀行轉悠。在家,也是隔三岔五把存折找出來摩挲一遍。媽和爸一樣,關心物價、銀行利息調整的一切新聞。

一天,新聞說銀行利息明日下調,媽樂呵呵地給我打來電話,說她剛存了500元,賺了啊。

有次在銀行取錢,媽忘了存折密碼,急匆匆回家,問爸:“老頭子,存折密碼是多少?”

問得爸一頭霧水,這么多年,都是媽去銀行存錢,爸相信媽這個大管家能管好,樂得做甩手掌柜。于是,又給我打電話:“媽忘了銀行存款密碼……”不一會兒,她又打來電話說:“想起來了,想起來了。”

一次,媽急性胃炎發作,我跌跌撞撞趕到父母家,準備送她去醫院,媽卻把我叫到一旁,一字一句告訴我存款密碼,讓我把密碼輸在手機里。

媽在醫院心疼錢,輸一瓶液要100多元呢。她躺在床上,望著藥液一滴一滴滲入體內,突然拔掉輸液管,大聲說:“我的病好了,不輸了不輸了。”

媽一分一毛地攢錢,攢時辛辛苦苦,用時精打細算,但該出手時一點兒不含糊。有一年,鄰居盧老三病了,找媽借錢,媽二話沒說,從銀行取了7000元,連借條也沒寫,就交給了盧老三。我買房那年,媽和爸剛進屋,就把懷里緊摟著的報紙嘩啦一聲攤開,抖出零零散散8萬元現金。這些錢,媽可存了好多年啊。她一趟一趟往銀行跑,最后,成了一只給兒子吐絲的春蠶。

我結婚那年,她把一個存折鄭重地交給妻說:“這是我的全部存款,給你吧!”妻說,是媽教會了她,讓她好好攢錢,存進銀行。

和妻走過了22年時光,我把家里的經濟大權像爸交給媽一樣,交給了妻。妻和媽一樣,也常往銀行跑。

6年前,妻患了一場大病,花了4萬多。她抓著我的手眼淚婆娑地說:“拖累你了,別花錢了。”我一把攬她入懷:“命比錢金貴。”

今年70歲的媽,對兒媳婦的表現相當滿意。有天,媽對我說:“你這個媳婦啊,懂得操持家,懂得把錢好好存進銀行。”

前不久,我回爸媽家,媽在陽臺拉住我的手有些神秘地說:“娃,你知道媽有多少存款嗎?”我說:“媽,您還把錢存進銀行干啥,到了你們這個年紀,有錢就該好好花了。”

媽生氣了:“你懂啥?我孫子今后娶媳婦,不要錢嗎?”我望著皺紋越來越深的媽,眼酸酸的,心熱熱的。

“那您在銀行到底有多少存款?”我故意問媽。

媽伸出幾個手指頭在我眼前比劃著說:“別著急,我都給你們攢著呢。”

“媽——”我動情地摟住瘦小的媽。這次,沒忍住,淚水終于流出來了。

責任編輯:陳曉亞


   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