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博愛雜志家教檔案正文
媽媽,你斗得過我嗎
打印本頁 2016-06-01 來源:《博愛》

文/曼陀羅


2015年底,一本名為《媽媽,你斗得過我嗎》的新書引發網友熱議。書中,面對叛逆的兒子邱昱偉,“虎媽”黃麗輝因勢利導,利用博客作為交流平臺,鼓勵兒子自由表達情緒,并有針對性地引導。


媽媽,你斗得過我嗎


2006年,邱昱偉8歲,電腦對于貪玩的他來說有著磁石般的魔力。只要大人不注意,就偷偷趴在電腦前,無師自通地玩起各種游戲。

8月的一天,邱昱偉又沉迷在電腦前。氣急了的黃麗輝順手抓起雞毛撣子落在兒子屁股上。邱昱偉不服氣地質問道:“為什么大人可以玩電腦,小孩子卻不能?太不公平了!”

黃麗輝耐著性子解釋:“我不是在玩電腦,而是在用電腦寫文章。”

“那我也要用電腦寫文章。”兒子突然冒出的這句話令黃麗輝捧腹:“你字都認不全,用電腦寫什么文章呀?”

沒想到,執拗的邱昱偉一再堅持。黃麗輝只好幫他注冊了一個博客賬號,昵稱“偉偉虎”。

有了博客,邱昱偉的興趣點轉移了,對電腦游戲不再像以前那樣狂熱了,取而代之的是對寫博客的癡迷。看到自己寫的文章有人評論時,更是喜不自禁。

其實,邱昱偉早就對老媽嚴厲的高壓政策不滿了,只是沒敢說出來。老媽鼓勵他想寫什么就寫什么,他就像拿到了尚方寶劍似的,開始進行激烈的反抗和無情的攻擊。

一天,邱昱偉在博客上向老媽開炮——《向老媽討回公道》:“今天寫這篇文章的目的,就是請網友幫我討回公道。我老媽有張‘陰陽臉’,說變就變。她罵我沒關系,可是罵得太過火了,我要發動‘一人起義軍’來反抗。大家覺得老媽這樣過火地打我、罵我對嗎?”

小小年紀就能運用博客爭取輿論支持,實在不能小覷。不出所料,博文發表后不久,很多網友都發表了評論,力挺邱昱偉。

黃麗輝覺得自己再不發聲,恐怕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,趕緊在博客下評論:“我什么時候隨便打你、罵你了?你犯錯我指正,你不聽,還跟我狡辯,我能不生氣嗎?你知道生一次氣我會長多少毒素,會添多少皺紋,會冒多少黑斑嗎?”

“熊孩子”立刻反擊:“做人難,做邱邑偉更難!做黃麗輝的兒子難上加難!”

雖然在博客上“抨擊”老媽很過癮,但邱邑偉還是對老媽逼自己每天寫一篇博文頗為不滿。

不久,邱昱偉又向老媽發難:“我寫一篇博客,你也要寫一篇。做不到是不是? ”

黃麗輝哪受過這等挑釁,咬咬牙,跺跺腳:“誰說我做不到?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心理平衡了的邱昱偉以勝利者的姿態打開電腦,飛快地寫起博客。

說起來容易,真做起來,黃麗輝的壓力可就大了。上班有工作,回家還有一堆家務,雖然黃麗輝一直努力地寫,但還是沒能像和兒子約定的那樣,每天一篇。

一天下午,邱昱偉在書房里待了很長時間沒出來。黃麗輝懷疑兒子偷玩游戲,便從門縫往里瞧,發現他正趴在電腦前認真寫博,心里一樂:哈,果然自覺。

到了晚飯時間,邱昱偉冷臉走出來,一聲不吭地走向臥室。

“吃飯啦!”黃麗輝招呼他。

“不餓,不想吃。”邱昱偉側過身去,背對著老媽。

發生什么事了?黃麗輝滿腹狐疑地打開電腦,刷新兒子的博客——《膽敢差我五百二,打死不再寫博客》:“當初說要和我一起寫博客的是誰?當初說自己不可能漏掉一篇的是誰?現在卻和我差了520篇。膽敢差我五百二,打死不再寫博客!大人,不講信用的大人,令人唾棄。”

原來,邱昱偉覺得自己像一只勤勞的小蜜蜂,嗡嗡嗡地釀了708桶蜜,比自己開博還早的老媽卻只有區區188篇,如此大的差距讓他激憤不已。

看著兒子悶在臥室,黃麗輝有些心虛,但還是硬扛著不叫他。爸爸下班回家,好說歹勸也不管用,邱昱偉仍不出來吃飯。

一個小時過去了,黃麗輝猜兒子肯定餓極了,便走進臥室,輕聲道:“小子,老媽知道現在就是有千萬個理由也只是借口,我以后盡量以身作則,但我們首先要解決溫飽問題啊。”

邱昱偉其實早就餓得前心貼后背了,一聽這話,不聲不響地走了出來。

收拾完,黃麗輝立即登錄博客發文《小子發飆了》:“全部補齊是不現實的,從現在開始吧。”

沒想到,幾分鐘后,就冒出一條評論:“神馬?那你的承諾有啥用?”原來,熊孩子正在用另一臺電腦監控老媽。

為了取信于兒子,黃麗輝咬咬牙開始了“萬里長征”。第二天,她發出博文《今天開始,把每天寫博當作生活的一部分》。不到一分鐘,小子就蹦出一條評論:“很好,勇氣可嘉。”

看到老媽的誠意,邱昱偉的心結終于解開了,通情達理地對老媽進行“大赦”,每天自覺寫博客。


好習慣養成進行時


自詡“天才”的邱昱偉有不少壞習慣,如不能及時整理書桌,學習用具到處亂放,用完電腦不蓋鍵盤……黃麗輝把兒子叫到跟前鄭重宣布:為期三周的“盯天才”行動正式開始。行動期間,被老媽指正一次,罰他刷馬桶一次,如果三周內指正次數小于5次,獎勵一餐牛排。

接下來的日子,黃麗輝目光如炬。邱昱偉雖然處處小心,三個月內他還是被指正了10次,加上之前“行動周”的4次,他必須刷14次馬桶。黃麗輝蹺起二郎腿得意地晃啊晃,想到好長一段時間不用刷馬桶了,心里那個樂。

臭小子當天就發起了反攻,在博客里寫了《吼吼吼,還敢說我》:“老媽終于讓我抓到把柄了。她平常老是說我把書包放在地上,一點都不愛護書包,可是她今天竟然也把書包扔在了地上。”

黃麗輝解釋說自己不是故意的,那小子卻不依不饒:“老媽能做的事我不能做,我不能做的事老媽能做。”并當場提出解決方案:罰老媽刷一次馬桶,同時獎勵他少刷一次。

黃麗輝自知理虧,只好聽兒子的。這件事極大地鼓舞了邱昱偉,此后,他每天瞪大眼睛,搜尋老媽的壞習慣。

很快,一篇名為《杯子》的博文赫然出現在博客上。“老媽今天竟然把杯子放到了鋼琴上,以后,我要向老媽學習,永遠堅持把杯子放在鋼琴上,大力發揚說話不算數的精神。”

此文一出,馬上有人評論:“哈哈,這個媽的做法確實是不對滴。”

黃麗輝急忙解釋:“我那時候正在喝水,突然聽到臥室里電話響了。”

邱昱偉得理不饒人:“那你可以把杯子放到旁邊的桌子上啊!反正,懲罰是不能少的。”

沒等邱昱偉開口,黃麗輝就主動去刷馬桶了。

幾次被兒子逮個正著,黃麗輝開始反省自己的壞習慣,并有意識地改正。從那以后,母子倆在生活中互為“貓鼠”,直接效果就是馬桶被刷得锃光瓦亮。


“青春期”撞上“更年期”


2014年,邱昱偉升入福州第三中學,成了一名高中生。他以保護隱私權為由,將博客上關于校園生活的內容設置為私密博文。每天回家吃過飯就把自己關在臥室里。

黃麗輝覺得家里住的是一個白吃白喝白住的“租客”,她跟這“租客”只能通過短暫的早晚餐時間溝通。“租客”生活得逍遙自在,經常跟同學聊天聊得拍腿大笑,把寂寞留給了她這“房東”老媽。

兒子到底在想什么,黃麗輝無法從博客上獲取有價值的信息,只好蹭到他房間,利用“臥談會”刺探情報。

一天晚上,邱昱偉突然問:“媽,你的人生信條是什么?”

黃麗輝反問:“你的呢?”

“我的人生信條只有兩條。第一條,老媽永遠是對的;第二條,萬一老媽錯了,請參照第一條。”

黃麗輝一時語塞,兒子怎么會這樣想?難道自己真的給了他太大的壓力?第二天,她盡心盡力幫兒子挑選鋼琴比賽參賽曲目,卻被兒子各種挑刺,大聲吼著:“我就不能自己做主嗎?”

當晚,邱昱偉在博客上發文《更年期的危害》:“終于明白了更年期是如何摧殘人類的……更年期的女人總是不給孩子自由。”

那一刻,黃麗輝突然醒悟,在兒子生命的前16個年頭,她幾乎不放棄任何可以引導他的機會,直到他煩了,她累了。以愛為名的牽引,會讓他失去認路的能力。

幾天后,黃麗輝帶著兒子飛往香港參加鋼琴比賽。一路上,兒子是主角,老媽是跟班。什么時候做什么事,路該怎么走,每餐吃什么,上哪里吃,都由兒子來決定。

幾天下來,兒子很受用,老媽也輕松了很多。

從那以后,黃麗輝開始有意識地“示弱”。兒子地理學得不錯,而自己是個路盲,一說到地理,黃麗輝就告訴兒子自己啥也不懂,請他當老師。一出門,就讓兒子負責“導航”,自己只管按他的指示走,錯了就錯了,由兒子負責找到正確的路。這使邱昱偉對地理越來越感興趣,這門課學得越來越好。

八年來的博客“戰爭”讓邱昱偉有了不一樣的成長。堅持利用博客練筆的他成了小作家,作品先后獲獎。多年寫博也讓他體會到堅持的力量,從四歲起開始彈鋼琴的他如今已經小有成績,先后獲得香港國際音樂公開賽福建賽區總決賽鋼琴金獎、全國青少年鋼琴大賽福建賽區選拔賽獨奏一等獎、第21屆福州市中小學生鋼琴比賽一等獎等榮譽,對音樂有了更深的迷戀。

如今,母子倆斗智斗勇的“硝煙”仍在繼續。有一天,黃麗輝看到了兒子的一篇博文《讀你》:“有人說,你聰明能干,有愛果敢……而曾經在我心里,你分明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狼。直到現在我才發現,你不是披著羊皮的狼,而是披著狼皮的羊……”

黃麗輝讀完,莞爾一笑。好吧,就讓這只“披著狼皮的羊”心中的幸福再飛一會吧!

責任編輯:陳曉亞


   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